福建快三开奖结果|福建快三500期走势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法治課堂
信息推薦
視頻聚焦

全國人大常委會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在滇檢查側記

時間:2019-04-09 10:04:53來源:法制日報

城鎮農村兩手抓 打贏碧水保衛戰

全國人大常委會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在滇檢查側記(上) 

a2abd072-df59-44ce-8e2c-2840a0e512bf300399fd-e419-4add-9002-84c14df27cf0.jpg

4月初的云南昆明滇池,仍然有紅嘴鷗在飛翔——這些從西伯利亞到昆明越冬的鳥兒,還有一些在此流連忘返。這樣的場景,讓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成員感到驚喜。  

3月31日至4月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仲禮率全國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在云南開展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滇池的水污染防治工作,是在云南執法檢查的重點。  

“最近幾年,我基本上每年都會來昆明,每次都會到滇池看一看,好幾次都看到了藍藻。其實,這次來之前我是不樂觀的。沒想到,情況比我預期的要好很多。”丁仲禮說。  

讓執法檢查組振奮的是,滇池水質已經達到Ⅳ類,為30年來最好水平。  

取得如此成績,并不容易。云南省省長阮成發說,在財力吃緊的情況下,云南省每年仍安排6億元專項資金支持滇池保護治理。  

成績固然可喜,但問題也不容忽視。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環資委副主任委員趙憲庚在向云南省反饋初步意見時指出,云南仍需充分認識到滇池、撫仙湖等湖泊治理的成果還不穩定,磷礦山、磷化工所帶來的磷污染對長江等水系生態治理修復仍有較大影響,水污染防治要常抓不懈。  

丁仲禮強調,要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引,發揮水污染防治法的剛性約束作用,堅決打贏碧水保衛戰。  

珍稀鳥類重現滇池  

滇池北部水域接受臨岸的昆明市區排放的水污染物最多,水藻最容易富集。4月1日,檢查組來到這里檢查。  

乘船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環資委副主任委員呂彩霞特意在甲板上多看了一會兒滇池的水面,然后才回到船艙。干凈的水面和不時掠過的紅嘴鷗,讓她對滇池水質有了直觀的感受。  

昆明市副市長吳濤介紹說,隨著滇池水質的改善,不僅紅嘴鷗流連忘返,消失多年的鸕鶿、白眉鴨等鳥類重現滇池,連瀕臨滅絕的國家珍稀鳥類彩鹮也成群出現在滇池湖濱。如今,滇池湖濱鳥類從2012年的96種增加到2018年的126種。  

珍稀鳥類越來越多,藍藻爆發天數越來越少。  

“昆明下大力氣開展滇池藍藻水華防控處置,成效顯著,2016至2018年發生中度以上水華天數分別為21天、17天、6天,社會公眾對于這樣的效果,還是很滿意的。”昆明市市長王喜良說。  

對此,丁仲禮給予肯定,“我記得前幾年來的時候,水面很綠,現在看起來好很多”。  

加大滇池流域農業結構調整力度,減少化肥用量;下大力氣抓好鋼鐵、煤礦等行業落后產能淘汰關閉,嚴控過剩行業新上產能……通過多措并舉和系統治理,滇池的水質達到了30年來最好水平。  

一系列工作的背后,是法律制度的支撐。《云南省滇池保護條例》《昆明市河道管理條例》《昆明市城鎮排水與污水處理條例》《滇池分級保護范圍劃定方案》《昆明市環滇池生態區保護規定》等一系列配套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規范性文件,為加強滇池流域生態環境保護、防治水污染提供了制度保障。  

城鎮管網仍需完善  

“滇池不僅是執法檢查組檢查的重點,也是黨中央、國務院關注的重點。對于滇池的水污染防治,要長期保持高度重視。”丁仲禮說。  

盡管滇池治理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仍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注入滇池的河流水質,直接影響滇池的水質。而在影響河流水質的諸多因素中,有兩方面問題多次被執法檢查組提及:城鎮管網建設和農業面源污染。  

4月1日下午,執法檢查組來到昆明市第三水質凈化廠,檢查城市生活污水治理情況。  

“昆明城鎮排污管網健康度如何?‘跑冒滴漏’情況如何?是否考慮實施管網修復工程?”執法檢查組成員、中冶華天工程技術有限公司首席專家、水環境技術研究院院長程寒飛提問。  

對此,負責介紹情況的工作人員坦言,近年來隨著城市發展,昆明主城區的市政雨污排水管網已日趨完善,但老舊小區、城中村、城郊接合部建筑、村莊、小區庭院等,受實施難度、協調工作等因素的影響,雨污分流工作較難推進,且此類項目工程建安費投資不高,但措施費、協調費等較高,項目包裝、爭取上級資金支持的難度很大。  

引入狐尾藻治污  

事實上,昆明市在滇池污染防治工作中,也發現了城市管網建設和農業面源污染的問題。  

“老城區雨污分流制排水系統改造難度大,雨季存在溢流污染風險,部分污水處理廠配套管網還不完善;農業生產的組織化程度還不高,特別是部分區域以花卉蔬菜種植為主,化肥、農藥施用量大,農業面源污染較大。”吳濤坦言,城鎮及農業農村水污染防治還有差距。  

對于昆明市遇到的難題,執法檢查組成員給出了相應的建議。  

玉溪市在城市管網建設方面的工作,得到了執法檢查組的認可。執法檢查組在檢查玉溪市黑臭水體治理情況時發現,這里收集到的污水黑臭現象比較明顯,“這恰恰說明玉溪鋪設的管道比較好,‘跑冒滴漏’比較少,所以才能以這種黑臭形態到達處理廠”。  

“玉溪市被列為國家海綿城市試點,我們抓住這次機遇,加快推進市政管網改造,三年新建改造排水管網達89公里。”玉溪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局長董曉娟介紹說。  

丁仲禮指出,要抓好城鎮污水管網改造提升,加快雨污分流系統建設,對于存在“跑冒滴漏”現象的管網進行篩查和維護,加快補齊配套基礎設施短板。  

對于解決農業面源污染問題,執法檢查組成員同樣給出了建議。  

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代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環境監測站副總工程師楊曉雪建議,可以采取指導農戶精準施肥、施藥等措施,來減少農業面源污染。  

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吳金水長期從事水污染防治工作,在治理河道水污染方面,他給云南介紹了一個法寶——狐尾藻。  

“云南磷礦較多,農民種植莊稼使用化肥和農藥,造成了水中的氮、磷含量較高。而狐尾藻可以吸收水中的氮、磷來生長,還能往水中補充氧氣,對于凈化水質有著很好的效果。而且,狐尾藻還可以被用作飼料。這種生態治污的方法,可以有效地維持區域生態平衡、提升水環境質量。”吳金水說。  

農村生活污水治理 經濟易用長效是關鍵

全國人大常委會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在滇檢查側記(下)

4月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的到來,為解決困擾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區多年的一道難題帶來了希望。  

江川區委書記徐賢說,“十三五”以來,江川區實施星云湖環湖截污治污工程,對星云湖流域76個村落開展環境綜合整治,有效治理生活污水和生活垃圾。但資金缺口較大的難題,使得水污染防治工作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你們現在處理農村污水的成本,每噸需要花多少錢?”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丁仲禮問。  

“每噸成本是1塊2毛錢,比城鎮污水處理的成本便宜6毛錢。”徐賢說。  

“這個價格對于低收入的農民而言,仍然比較高。中科院有個微生物處理技術,初期建設成本不高,后期運營成本每噸只要7分錢,而且穩定運行10多年都無需維護。農村污水治理,還是要便宜、有效、易維護,才能可持續。”丁仲禮說。  

“我們可以先安排兩個村進行試點,如果效果顯著就全面鋪開。”徐賢激動地說。  

執法檢查組在云南檢查期間,多地都反映了“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難”“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城鄉差距大”“農村污水治理資金缺口大”等問題。  

對此,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環資委副主任委員趙憲庚指出,應研究探索經濟、易用、長效的農村農業污染治理技術,科學精準施策,使農村農業污染防治經濟上可承受,具有經濟可持續性。  

水污染防治資金缺口較大  

星云湖是云南省九大高原湖泊之一。  

2003年,星云湖水質降至劣V類。近年來,云南通過不斷加大投入力度,使得星云湖保護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效,在2016年9月首次恢復V類水質,并呈持續改善態勢。然而,水污染防治資金缺口較大的難題,成為星云湖治理的瓶頸。  

污水處理設施的滯后,也限制了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的能力。  

云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廳長馬永福說,全省農村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相對滯后,尤其是部分采用人工濕地等生態方式進行污水處理的設施,處理后的污水距國家達標排放標準還有一定差距,不能有效發揮對水環境的保護功能。  

而且,執法檢查組在檢查時發現,生活方式的改變,也給農村生活污水處理帶來了挑戰。  

“以前,農村多數地方用的是旱廁,產生的污水較少。但是現在,水沖廁所代替旱廁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生活污水也隨之增多。要在住戶分散的農村進行集中式污水處理,需要大量的管網建設,資金壓力較大,而且后期的運營維護成本也會很高。”執法檢查組成員、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吳金水說。  

污水處理工程需加強運管  

4月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水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組與五級人大代表和企業、專家代表進行座談。  

“農村分散式污水處理工程項目重建設、輕運管,缺乏有力和有效的運營管理體系和制度。工程項目建成后,2至3年內可以由承建單位進行運營維護,但是移交后無人管理和維護,兩三年后系統就會癱瘓并失效。”云南博世科環保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楊建彪坦言,農村雨污分流率較低,整體管網建設完畢后,運管水平較低,巡檢力度不夠,易造成管道堵塞,在污水處理站點的運營與管網運營維護方面,缺少系統性運管體系和制度。  

云南省人大代表、昆明學院滇池(湖泊)污染防治合作研究中心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徐杉認為,農村污水處理依然是短板,亟需通過法律的規定加以補齊。  

徐杉注意到,水污染防治法中關于農村水污染的規定主要是總則部分和第四章,在宏觀上對農村水污染防治提出了“應當堅持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綜合治理”的原則,但是,該規定僅局限于引導作用,強制性不夠。  

“在云南一些農村,生活污水分散性強、收集困難,農村污水處理依然存在問題,增強農村污水處理強制性條款,應以更多治理核心技術為支撐,結合脫貧攻堅,解決農村環境問題。”徐杉建議。  

農村治污技術需物美價廉  

此次到云南開展水污染防治法檢查的執法檢查組,可謂是一支科學家隊伍——帶隊的丁仲禮是研究環境變化的院士,執法檢查組成員中,趙憲庚、呂彩霞、吳金水、程寒飛等人,也分別是院士、總工、研究員級別的學者,都對水污染問題有著比較深入的了解。  

執法檢查組指出,農村污水治理技術,不僅要看效果,還要考慮地方政府和農民的資金承受能力,只有“物美價廉”的長效技術,才能真正實現農村污水治理的可持續發展。  

到云南執法檢查之前,檢查組通過調研了解到,國內很多環保企業和研究院所都研發出了建設簡單、維護容易、運行成本低廉的治理技術。  

執法檢查組認為,針對農村生活污水處理工程“投入大運營成本高”的問題,可以在全國范圍內征集水污染防治技術,在符合條件的地方試點和推廣,用簡單、好用、廉價、長效的技術,實現農村污水治理的可持續,徹底解決農村生活污水治理這一難題,為全面打贏碧水保衛戰先下一城。


來源:http://www.legaldaily.com.cn/rdlf/content/2019-04/09/content_7824014_2.htm

責任編輯:常暢 陳越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金沙游戏平台网站 易操盘配资 开心棋牌下载地址 太原股票配资 天天南通棋牌官网安卓版 理财前十名 大庆冠通手游下载 基金配资地址 冠通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 牛金所